Zoom Vaporfly 4%好在哪 来听长跑名将怎么说

搜狐

2016年里约奥运会马拉松比赛前,莎拉尼·弗拉纳甘被梦魇缠绕,因为她要在没有 Nike Zoom Vaporfly 4% 的情况下开始其运动生涯中最为重要的比赛。对她而言,这种感觉比在大庭广众之下赤身裸体更让她感到恐惧。她会告诉你,相较于不穿 Nike Zoom Vaporfly 4%,她宁愿选择赤身裸体跑步。

弗拉纳甘的陪练艾米·克雷格表示,她认为自己的这双 Nike Zoom Vaporfly 4% 比什么都珍贵,并对它们呵护有加。“有时候在林间小路或公路上跑步,你必须穿过树林、长途跋涉才能找到隐秘的地方如厕。” 克雷格谈道,“我不确定我会拥有几双 Nike Zoom Vaporfly 4%,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我会选择脱掉鞋子,我不想冒任何毁掉鞋子的风险。”

2016年1月,里约奥运会马拉松预选赛前,弗拉纳甘和克雷格拿到了 Nike Zoom Vaporfly 4% 的原型鞋,成为首批拿到这款跑鞋的女性运动员。2013年6月,耐克开始研发 Vaporfly 4% 动力系统,并在鞋底模具的研发上投入了大量精力。鞋底采用了全新的 Nike ZoomX 泡棉,轻质柔软,并能够提供高达85%的能量回传。泡棉内嵌入了全长弧形碳板,提升跑鞋硬度的同时提供足够的推进力。与 Nike Zoom Streak 6 相比,Nike Zoom Vaporfly 4% 能平均提升4%的跑步效率,如此高的跑步效率提升即使是在马拉松比赛中也能明显提升运动员的跑步表现和跑步感受。

2016年里约奥运会马拉松比赛前,莎拉尼·弗拉纳甘被梦魇缠绕,因为她要在没有 Nike Zoom Vaporfly 4% 的情况下开始其运动生涯中最为重要的比赛。对她而言,这种感觉比在大庭广众之下赤身裸体更让她感到恐惧。她会告诉你,相较于不穿 Nike Zoom Vaporfly 4%,她宁愿选择赤身裸体跑步。

弗拉纳甘的陪练艾米·克雷格表示,她认为自己的这双 Nike Zoom Vaporfly 4% 比什么都珍贵,并对它们呵护有加。“有时候在林间小路或公路上跑步,你必须穿过树林、长途跋涉才能找到隐秘的地方如厕。” 克雷格谈道,“我不确定我会拥有几双 Nike Zoom Vaporfly 4%,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我会选择脱掉鞋子,我不想冒任何毁掉鞋子的风险。”

2016年1月,里约奥运会马拉松预选赛前,弗拉纳甘和克雷格拿到了 Nike Zoom Vaporfly 4% 的原型鞋,成为首批拿到这款跑鞋的女性运动员。2013年6月,耐克开始研发 Vaporfly 4% 动力系统,并在鞋底模具的研发上投入了大量精力。鞋底采用了全新的 Nike ZoomX 泡棉,轻质柔软,并能够提供高达85%的能量回传。泡棉内嵌入了全长弧形碳板,提升跑鞋硬度的同时提供足够的推进力。与 Nike Zoom Streak 6 相比,Nike Zoom Vaporfly 4% 能平均提升4%的跑步效率,如此高的跑步效率提升即使是在马拉松比赛中也能明显提升运动员的跑步表现和跑步感受。

尽管两名女性运动员如今对 Nike Zoom Vaporfly 4% 赞不绝口,但她们当初对这款跑鞋并非一见钟情。“第一次看到这双跑鞋时,我还想,这就是一双巨大的厚底鞋。” 弗拉纳甘说道,“既没有流畅的造型,也不像是一双能让你跑得很快的鞋子。”

克雷格也曾感到犹豫不决。“第一次听说这双跑鞋的名字时,我觉得它更像是一种噱头。” 克雷格表示,“和普通竞速跑鞋的外观相比,Nike Zoom Vaporfly 4% 看起来更厚,感觉穿上会让我失去平衡。”然而,当她第一次穿上 Nike Zoom Vaporfly 4% 并轻松的完成了五英里试跑后,她意识到这双鞋子将改变她的跑步生涯。“这次跑步确实不同以往” 克雷格说,“前两步有些摇晃,但随后便感觉到了跑鞋的强力回弹和轻盈,就好像它在推着我前行。”这种推进力正是弧形碳板的功劳。

第二天早晨,克雷格穿着 Nike Zoom Vaporfly 4% 与弗拉纳甘(这是弗拉纳甘首次穿着这款跑鞋)一起跑了20英里。“2英里后,我们相互对视,异口同声:‘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克雷格说,“跑完后,我们甚至没有思考关于鞋子的问题,满脑子都是跑步过程中难以言语的非凡感受。”

2英里后,我们相互对视,异口同声:"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 艾米·克雷格

弗拉纳甘在首次试跑时便意识到,这双跑鞋能帮助她更为长久地保持跑步姿态。“跑鞋虽然很轻,但缓震性能很强,也丝毫不会变形,同时能让我感受到极佳的回弹力。” 弗拉纳甘如此评价 Nike ZoomX 优异的缓震性能。

马拉松比赛中,疲劳感无法避免,在这点上 Nike Zoom Vaporfly 4% 拥有极大的优势。 “通常情况下,大多数人会在跑到18到20英里时进入‘撞墙期’。” 弗拉纳甘表示。这时候,运动员的各项机能开始下降。弗拉纳甘穿着 Nike Zoom Vaporfly 4% 参加了里约奥运会马拉松比赛,她说:“这双跑鞋让我在前22英里的跑步过程中没有感到丝毫的疲劳。我只需要在最后4英里奋力拼搏,而不是对抗最后的8英里。”

克雷格也感受到了同样的提升,她说:“和之前我穿过的所有跑鞋相比,Nike Zoom Vaporfly 4% 让我可以在更长时间内保持轻松的感觉。”

这些提升并非毫无依据。自从弗拉纳甘开始穿着 Nike Zoom Vaporfly 4% 以后,她已经创造了两项个人纪录。2016年波士顿10公里马拉松比赛中,她跑出了30分52秒的成绩,大幅超越她之前的31分03秒的个人纪录和31分04秒的赛会纪录。2016年,她还以1小时07分51秒的成绩创造了另一项半程马拉松赛事的个人纪录(比此前的个人最好成绩提升40秒)。克雷格也在这场半程马拉松比赛中以1小时09分50秒的个人最好成绩完成了比赛(比之前提升了90秒)。“创造个人纪录并非易事,尤其是在像我这样的年纪。” 弗拉纳甘表示。

克雷格对 Nike Zoom Vaporfly 4% 充满信心,自从拿到第一双 Nike Zoom Vaporfly 4% 以后,她几乎每次跑步都要穿着这双鞋,即便是之前通常会穿钉鞋进行的赛道快速短跑。克雷格说:“我再也不想穿别的跑鞋参加比赛了。”

除了能够帮助女性实现个人目标之外,弗拉纳甘和克雷格也坚信,Nike Zoom Vaporfly 4% 的动力系统将对 Breaking2 挑战的结果和跑步运动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当你为全球最顶尖的运动员配备如此卓越的跑鞋时,将有机会见证奇迹。”弗拉纳甘表示,“我相信,之后研发的每款长跑跑鞋都将基于这一理念。”这将开启跑步的未来,帮助人们不断创造新的纪录。

Nike Zoom Vaporfly 4% 将于6月8日在 Nike.com 和指定零售店铺发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