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8岁男孩备战大学考试 曾在美国裸跑受争议

申冉,葛勇

中新网南京2月7日电(记者 申冉 葛勇)因独特方式在美国纽约-13℃的暴雪中裸跑而在网络受到关注的南京孩子“裸跑弟”,不断传出跳级学习、退学游玩等新闻,受到社会各界关注。“裸跑弟”的父亲“鹰爸”何烈胜也因其对8岁儿子的极限教育,受到各种争议。

7日,这对父子又传出令人跌破眼镜的新闻,“裸跑弟”何宜德成功报名了南京大学的自考专业,即将参加“大学考试”。

这名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义务教育的8岁男童,又要考大学了,选择的专业还是销售管理学。这一举动让不少民众惊讶又担忧,“鹰爸”的“特立独行”,让这个年幼孩子的未来去向何处?

当天,记者在南京大学校园内,见到了“鹰爸”何烈胜和“裸跑弟”何宜德。

此时,这对父子的南京大学自学考试申请都已经通过了,两人拿着申请成功的证书站在南京大学的门口拍照留念,心情轻松。

“其实小学英语考试比这个还要难。”8岁的何宜德未脱稚气,但对于这次参加大学自学考试,信心看起来很足,“我初一、初二、初三的课程都是自学的,所以说还是有一点自学基础。”

但拿到厚厚一叠自学考试辅导书,何宜德吐了吐舌头,“看着特别厚,特别难,里面的好多东西我都看不懂,不知道是什么,大概是什么意思。”

尽管如此,何宜德告诉记者,这次选的专业是销售管理学,因为自己以后长大就是要当企业家,“销售管理是很重要的。”

早已习惯被媒体长枪短炮围绕的“鹰爸”何烈胜,对着镜头则侃侃而谈。他称,这次是让孩子和自己一起报考南京大学自学考试,“自学考试不受年龄限制,而且学科范围非常广泛。我觉得术业有专攻,学习与未来职业相吻合的专业知识,我觉得对孩子的成才更有针对性,而且效率会更高。”

对于社会上对何宜德“辍学在家游玩”的议论和质疑声,已经打造出了“鹰爸公学”的何烈胜表示,平时在家,何宜德也并不是一味地追求嬉戏打闹,而是合理利用时间,并没有放弃“九年义务教育”,仍然做到每天的同步训练和学习。

“现在,每天上午是学习文化课,下午学习专业,何宜德已经进行了一年左右自学的训练。”何烈胜告诉记者,初中物理、化学,何宜德都是通过自学学成的,效率很高,而且成绩也不错。

“我觉得这次‘考大学’既不是勇敢地探索,也不是一种尝试,而是一种实实在在地成果的交付。”何烈胜觉得,让八岁的儿子考大学是这么多年来自己教育理念的一个成果。

相对于父子俩的“兴致高昂”,何烈胜的妻子、何宜德的母亲何龙会显得更为犹豫而担忧,“我现在的感受很复杂,一方面也担心多多(何宜德)不适应,学习有压力;另一方面,离开小学课堂,进入大学的课程学习,对孩子或许是一种磨练吧。”

对于这家人的行为,走在南京大学校园内的年轻学子,则接受度更宽一些,一位大三的学生庄严认为,“传统意义上教育是可以被颠覆的,每个人都有无限的可能,不是说非得要按照所谓的传统模式一步一步地来,只要有才能都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