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小伙的跑步经:跑时不拍照 2016深马噩梦

搜狐

如果你早上7点走在深圳大学校园,可能会经常看见他——身材高大、五官分明、轮廓清晰、乌黑长发的外国小伙,戴着耳机,旁若无人地沉浸在自己的跑步世界里。他叫Yozimar,中文名叫红龙,来自墨西哥,今年29岁,来深圳6年了,能说一口和外表不相称的流利中文。这中文名字一听,就知道和不少外国人一样,是李小龙的超级迷弟。

红龙并不是跑步大神,2015年才完成自己的第一个全马,也并不过于追求自己的成绩。但是,从14岁就开始跑步的他有着独特的跑步理解和感受。

跑步不喜欢拍照聊天

不同于其他人把跑步当作一群人的狂欢,在红龙眼里,跑步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我跑马拉松的时候经常看见很多人在自拍、聊天,我不喜欢,感觉就像是在音乐会上拿手机拍照聊天一样,很不舒服……我也从来不去各种特色跑,我觉得跑步就是跑步,非常纯粹。”

红龙住在深大附近,每天早上都会去田径场跑一小时,回家洗澡去蛇口上班。但是其实他很不喜欢跑圈,他觉得很无趣。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去户外跑,深圳湾是他的最爱,因为风景很漂亮、线路很直。

红龙来自墨西哥的一个海滨小城,叫拉萨罗卡德纳斯(Lazaro Cardenas),从他家开车5分钟就能到海边。回家时他喜欢去海边跑步,虽然泥土比较软跑起来累,但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和湿润的海风让他非常享受。

红龙非常认同村上春树《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对跑步的理解:“对我们至关重要的东西,几乎都是肉眼无法看见,然而用心灵可以感受到的……”这本书还是俄罗斯前女友送给他的。红龙说,跑步的时候脑子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很多片段,有回忆也会有未来。“我自己都不知道脑海会出现什么,所以每次跑步都是一次心灵的历练,也是对自我的一次探索。身体很累,但脑子很清楚。”

两次深马:一次天堂,一次地狱

去年12月,红龙连续跑了3个马拉松:宝马、广马和深马。他说印象最深刻的还是2015年和2016年两次深马。

2015年深马是他第一个全马,跑完只有一个字:“爽!”他用了3小时50分左右,每一分钟都很享受,享受着志愿者的贴心服务,享受在大马路上奔跑的快乐,享受着场边美女啦啦队的加油声。跑完第二天,他一大早就去教别人健身,完全没感到疲惫。但是,2016年深马被他形容为“噩梦”——因为在广马弄伤了脚趾,他又不愿意放弃好不容易抽中的名额,就硬上了赛道。“每一秒钟都是煎熬,每一公里都非常痛。脚趾就好像要在鞋里爆炸。”最后6公里他几乎是挪着到终点的,即便是这样,他仍然不愿意中途退赛。

跑步是需要长期坚持的,然后会发现慢慢影响身边的人。“跑完步心情就会特别好,身边的人都会感觉到我的快乐。”红龙说。他最得意的是影响了身边的人开始跑步。红龙的爸爸56岁了,年轻时从来不跑步;他妈妈经常打排球。如今,他们都迷上了跑步。

去年初,红龙和弟弟还有一个俄罗斯朋友在深大附近开了家小餐馆,他说:“中国食物缺少蛋白质,开这个店希望能为跑步健身的人提供高蛋白质的食物,让身材更健康。”

×